睡醒再说

🌸稍微等等我好吗?
还在不断改进自我!滴滴.
0909柳樱子为您效劳🌸



中考淡网中_

我好惨,我电绘笔笔芯没有了,我无法板绘了,我想哭。


明天我就开始练画画!✊✊


我单抽出初雪啦!!!!!!!!!!

中考倒计时一百天!!!!等我中考完天天画画写文绝对高产!!!! @安健健健健不是贱


白茶与蜂蜜♤

🌸高中生白起x初中生我(?)
🌸不虐不伤心我只写甜甜story
🌸miu超能力的世界线私设一大堆
🌸一见钟情梗很好食
🌸第一人称注意喔!!!!!

以上おK?
那么
👇👇

♤–

       我在两个月前看到了隔壁一栋楼里来了一个新面孔,那人看样子应该十七八岁不差,棕色的头发,耳垂上有着个倒三角状的耳钉,穿的衣服也是极其酷炫范,妥妥一个不认真学习的不良少年模样。

        放学回家时也有好几次看到过那个人,视线也有交汇过,但很快就移开了。大概也算是没什么交集的陌生人关系吧。

        但是,当我看到他笑的时候,我觉得世界都好像变了,然后,就更加关注他。

        他是个高中生,他放学的时间比我晚五分钟, 他喜欢去那条巷子里喂食流浪猫,他喜欢拿手机拍一些路边的花花草草…
        他叫白起。
        我很喜欢他投来的视线,那琥珀色的瞳孔清澈的似一样清泉。

    ( 平常有事没事喜欢跟自家父母亲在客厅里讨论些生活琐事,每次总能讨论到关于那个不良少年的话题,自然而然也就从父母亲嘴里知晓了那人的名字。

       「白起。」

         我失笑,这不是某个大将军的名字吗?

         于是,白起这个名字,就以一种奇妙的形式留在我的脑中,之后怎么挥也挥散不去了。)

              

1.
        我最近好像嗓子发炎了,不知道是平常班级组织的背书活动嚎的,还是每次逮违纪学生喊的,总之嗓子非常疼,勉勉强强说的话也是嘶哑不堪,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是个女装大叔。

         父母亲和老师同学们刚开始询问我需不需要休息一段时间调整身体之类的,但都被我用“不能耽误学习”的借口堵回去了,之后也就没再多问。大家平时也很照顾我,比如给我吃润喉糖啊、上课回答问题时给我用扩音器啊、还有桌子上经常出现的一小罐白茶之类的,都让我感动得跟个纯情少女似的,怪不好意思的。
    
         可是这该死的喉炎––应该是喉炎吧,迟迟不好,老师同学也都平常心对待我了,一切回归到平淡的正轨中,只是那每天一罐的白茶仍然打乱着我的心绪。

         我问过班上的同学和老师,他们都说白茶不是自己送的,我也趁着下课打入了其他班级内部,情况也如出一辙。

         我闷着脑袋想啊想啊,可就是找不到合适的人选,忽地我脑海里出现了那个不常接触的人的身影,赶紧慌忙摇摇头用食指敲敲额头,他是最最最没有可能的啊!

         放学以后抱着书包就匆匆跑走,我也无暇顾及今天的晚霞是否美丽,便一路风风火火朝我的靓丽家中奔去。

2.
        晚饭后我照例泡了一杯白茶,不知何原因我竟觉得今日的茶水不及往日清甜,反而还增添一丝苦涩,这种感觉就像失恋的少女一般酸酸涩涩。

        哇我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多心的!这么想着的我便连忙抄起外套暴力开门穿个拖鞋就哒哒哒哒奔下楼,向着附近的一条刚修建好的公路上跑去,美名其曰––散步。

3.
         因为是刚修建好的公路还没有通车,平常也就只有这个时间点有人来这里散散步,进行一下老年养生,时间不早的天空已成一片淡墨色,只有远处的天边还染着点点橘黄,这种暖色让我感到有点不真实。夜晚的温度比白日里的低个阶段,但是呼呼吹来的风带着还残留着落日的热意,我慢悠悠地走在沥青路上,接受风的爱抚。

“果然春夏交界时吹来的风最舒服了。”

        我不禁轻声感慨道,把之前的小心思忘得一干二净,踱着步,横着曲儿,脑袋一晃一晃跟着身躯的节奏摆动。

“很享受?”

        我顿住步子,惊讶谁会听见我这么小声的自言自语时,回头一望发现白起靠着路旁的护栏站立着,他穿着一身素色衬衫,格子条纹的长裤包裹着他笔直的双腿,整个人干干净净的像一池清水一样安静恬淡,若不是被反光的耳钉晃了眼睛,估计我会盯上个他三四小时。

“好巧…你也来散步?”

        我尴尬地笑笑,问出来一句,却后发现自己的声线嘶哑便连忙捂住嘴心虚地低头望着地面––我不知道我这一系列动作是如何流畅地做出来的,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心虚,我就只是在想「不想被他听见现在的声音」而已…。

      刚一抬头就看见那张眉头紧皱的秀气脸庞,心下一惊该不会真的被我的声音吓到了吧,准备随意找个借口溜之大吉的我被白起拽住了手腕,他的力气很大,我的手腕几乎要被疼到麻木了。

“嘶-”

       我因疼痛倒吸一口冷气,面前的白起才反应过来,马上松开我的手,连向我道了三个歉后将头扭向一边右手握拳放在他唇前,似掩饰什么一样象征性地咳了几声,微微斜眸望着我,眼神中有着些许愠怒,沉默良久后才开口打破这尴尬气氛

“你的嗓子…还疼吗?”

        被突如其来的关心吓到,我摆摆手示意自己没太大的事后静下心来仔细咀嚼白起那句话,是关心我的嗓子没有错,但…

“为什么是「还」?”

        话语一出后我才意识到自己刚刚说了什么,抬眸小心翼翼观察白起的表情却怔住了,他的耳尖通红,面颊双侧也攀上了一层绯红,拳头似乎攥紧了,眼神也四处乱瞟。

         哇,这什么可爱的物种。

4.
         自那次之后,我与白起的交往越来越频繁了。

         我的嗓子在白茶的帮助下也在逐渐回复,不知道是心理作用还是什么的,总觉得茶水一天比一天甜,一点涩的味道都没有。

         我不是迟钝的人,所以我可以清楚地明白当前的局势––我喜欢上白起了,白起也喜欢我。都露出那种可爱的表情了,你以为你还能藏得住吗?

         我能看得出来。

         直觉告诉我,白茶是白起送的,我很确定。

         知道我嗓子疼的人我都认识,而且从那天起的第二天我就突击调查过,也问过父母,他们都不知道白茶是谁送的。最后问到了一个最最最最有用的信息就是––有个棕色头发的人让我们转交给你,但他说不能和你说他是谁。

         你完全暴露了呢,白起哥哥!

5.
          星期六的下午,我约了白起陪我去看电影。因为自己的小心思,所以我专门挑选了爱情电影。

          把压箱底的小裙子拿出来洗干净晾干后再拿熨斗熨平褶皱,裙摆的草莓图案也变得清晰起来。满意地看着镜中的自己,请着母亲为自己画了一个淡妆,翻箱倒柜找出来自己不知多久前买的香水,这里喷喷、那里喷喷,水果的清甜香气萦绕全身。

         到达约定地点后发现白起早已在此等候,嘴角勾起的弧度自己都没有察觉到,一边想着「明明是个高中生却比我一个初中生还有那么多空余时间」,一边嘟囔「居然比我先到,我可是提前来的哎!」走上前去打了个招呼,看着他支支吾吾说出“好看”时的羞涩神情顿时内心被丘比特的爱情之箭射中一般,心脏扑通扑通跳个不停。

         场内看电影时我把右手悄悄搭在白起的左手上,却不料他一颤把我吓到没魂,坏心眼地用食指摩挲他手背上的皮肤,感觉到他的紧绷后又准备把手拿开,他却一把抓住我的手与我十指相扣。

          还在想着会不会太过火而自责的我觉得一切都是虚幻了,只有手中的温度真实温暖,他的手出汗了,我也感觉的到,我和他的皮肤接触着。我感受着心上人的温度,异常幸福感涌上心尖。

          这难道就是恋爱吗?

          于是我亲了他的脸颊。

6.
         我的嗓子已经完全好了,可是我晚饭过后还是在喝白茶——因为白起仍是每天给我送一小罐白茶。

         白茶的茶叶是微褐色的,上面有星斑白点,泡出来的茶水清甜怡人,今天我加了一勺蜂蜜,用汤匙轻轻搅动,茶水与蜂蜜融为一体,我轻抿一口,清香四溢。

“好甜。”

真的是好喜欢白起啊。)

他像风一般,来去无拘束,洒脱自由,似乎没有什么可以阻挡他前进的脚步。

可是他有一个喜欢的姑娘,这个似白茶一般清新的姑娘改变了他,让一个处于高处的雄鹰逐渐飞低,但却怕自己的莽撞伤害了她,便在她看不到的地方悄悄注视着。

姑娘其实早已经注意到你了啊,白起先生!

她走进了他,抱紧了他,轻抚他背脊。

“我永远都在哦。”